受訪人物:程越,32歲,北京某央企職員

我這個人上學工作還都挺順利的,就是缺乏點兒戀愛緣。不深入接觸沒女孩能一眼相中我,而接觸之後女孩又覺得沒意思走了的情況也有。總而言之,除了大學期間一兩次似是而非的小曖昧之外,我還從來沒正兒八經談過戀愛。

大學畢業後,終日忙於在這個龐大的都市生存與立足發展,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顧及那些風花雪月之事,等到終於覺得可以喘口氣的時候已年過而立。

一個“京漂男”的兩次戀愛史:北京女孩,想說愛你不容易(一)

我的第一個女朋友學歷、工作、家境俱佳,就是相貌一般了點兒,但說實話,以她的條件如果長相再出眾,肯定也沒我什麼事兒了。

我和她是在彼此單位有一個短暫合作項目時認識的。我倆是具體經辦人,雖然剛認識時都沒有什麼特別感覺,但接觸時間一長,她辦公室的同事就有人支招,說你找來找去,這不現成一個這麼合適的就在眼前嘛!

我估計那時她對我已經有了“意思”,要不然也不會把同事的話轉述給我。所以等單位合作項目結束後,我們就開始吃飯逛街看電影的約會起來,她也帶我去北京市內周邊的景區景點玩兒了個遍。那時我特別迷攝影,遊覽的時候給她拍了很多照片,也許這一點特別能打動她的心吧,女人不管歲數大小相貌美醜,總是喜歡被男人關注的。

一個“京漂男”的兩次戀愛史:北京女孩,想說愛你不容易(一)

談了半年之後到了春節,因為工作關係我已經一連兩年沒有回家過年了,所以這次特別希望能帶著女朋友回家過年“顯擺”一下,也給一直著急催促我找對象的父母吃顆定心丸。

但是女朋友堅決不同意,理由是跟我回家過年怕父母寂寞。她平時看起來是一個溫和到甚至沒有主張的人,可是遇事才發現極為固執,特別有主意,自己認定的事誰說也不靈。

最後是我妥協了,因為繼續堅持下去很明顯我們也不會有以後了。

那次春節也是我第一次登門拜會她的父母,毛腳女婿上門,這跟春節給領導拜年和到同事家串門完全不同,我們一起來到商場精心選購禮品。買好後我把她送回去又偷偷折回商場一式一樣又買了一份兒寄回家去,這樣多多少少能減少一點我對父母的愧疚之感。

其實我完全可以當著她的面正大光明也買一份同樣禮品給父母寄回去,但不知為什麼就是覺得說不出口,不敢說你跟我買一份禮品給我家裡寄回去,還非得送走她後才像做賊一樣偷偷折回去,後來我想這也許表明我倆註定成不了,因為彼此關係是不對等的。

一個“京漂男”的兩次戀愛史:北京女孩,想說愛你不容易(一)

女友父母雖然都是領導幹部,但為人很好,沒有什麼架子。我跟他們相處沒什麼問題,但跟女朋友卻越來越發現彼此存在不可逾越的隔閡。平心而論,她對我應該是中意的,是願意跟我將來過一輩子的。但她有一種北京人那種居高臨下看不起外地人的優越感。雖然我也是外地小子,但她的心理很微妙,是那種存心要一點點把我“同化”而與生長背景甚至原生家庭逐漸剝離開來的。

每次我跟她說家裡的事兒,她都心不在焉似聽非聽,後來我才發現她這樣做的潛臺詞就是:那是你家的事兒,你自己處理就完了,跟我沒關係你也犯不著跟我說。

還有一次我們在一起看電視,劇情是鳳凰男在北京工作成家,然後家裡親戚老到北京辦事看病麻煩他,為此媳婦跟他吵得不亦樂乎。女朋友明顯站在鳳凰男媳婦那邊,還評論說這些外地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好像北京遍地都是金子風都是香的,不管什麼事兒都往北京奔!

一個“京漂男”的兩次戀愛史:北京女孩,想說愛你不容易(一)


我相信她說這句話是沒有什麼其他意思的,只是看電視有感而發,但正因為是無意識,才是真實心理的反映。

我們之間一直隱藏的矛盾衝突是在父母來京看我的時候爆發的。剛開始說過我這個人除了戀愛其他事情都比較順利,有點傻人有傻福的意思,剛剛上班三年,鬼使神差跟著單位一個非常精明的老大哥貸款買了套順義剛剛開盤的小兩居,那時價錢還沒有高得那麼離譜,自己積蓄再加上父母幫著三湊兩湊交了首付,從此我過上了苦哈哈的房奴生活,有一度還挺後悔的,覺得大好年華何苦過得這般憋屈,但後來看這是一個非常明智的決定,讓我這個京漂男從此在北京真正站住了腳。

那時女朋友已經跟我半同居了,經常不辭勞苦下班趕過來給我做飯。晚上也就住下了。對家和單位均在三環以內的土生土長的北京女孩來說,這個位置的房子肯定是打心眼裡看不上的。其實我看得出來,儘管她和她的父母都沒有明說,但看意思是等以後我們真的結婚了,肯定是讓我把這套房以租養房作為一項長期投資,而把她家另外一套五環的單位房作為婚房給我們住。

女朋友的父母是瞭解我的家境的,已經放話說將來結婚房、車他們全包。

一個“京漂男”的兩次戀愛史:北京女孩,想說愛你不容易(一)

所以,在我認為,女朋友的潛意識是覺得將來結婚了,我就相當於倒插門兒的“贅婿”,雖然表面上沒有表現出來,但實質上她的態度的確是有一種居高臨下甚至盛氣凌人的優越感在裡面的。

父母來京,我當然要接到家裡來住,但女朋友卻很不高興,讓我的父母去住外面的賓館,房費由她來出。她的理由是我父母住下,她會很不方便。其實父母來京頂多也就住一個禮拜,這段時間她回家吃住上班反倒比來我這裡方便舒服得多,我知道她就是故意跟我較這個勁,意思是從一開始就把“規矩”給立好,不要把北京的家當成家鄉父母親戚的駐京辦事處。

我當然不能同意,父母好不容易來北京一趟,放著家裡有房子不住讓到外面賓館去住,那豈不是讓他們寒心,我也根本說不出口,還沒發達,也沒娶媳婦兒,難道先就不認老爹老孃了嗎?

一個“京漂男”的兩次戀愛史:北京女孩,想說愛你不容易(一)

在我的堅持下,父母來了就在家裡住下了。女朋友很不高興,但還是勉為其難的來見了個面,跟我父母吃了一頓飯。但那頓飯吃得那個沉悶啊,女朋友不怎麼說話,父母問她的時候就只回答簡短的一兩個字,或者就是笑一笑。也不怎麼吃飯,說不餓,光喝杯子裡的飲料。

我媽本來還準備了給未來兒媳的見面禮,但吃飯前被我阻止了,我說能不能成還不一定呢,我媽當時還氣得直罵我烏鴉嘴不說好話,結果吃完飯以後她也不說話了,回去坐在沙發上長吁短嘆。

我爸一直沒說話,就在走前的那天晚上把我叫出去,找了家小飯館,像兩個男人一樣坐在一起正正經經聊了一回,還喝了瓶紅星二鍋頭。他說這個女孩我們沒看上,我和你媽一輩子沒能耐,但也不想辛辛苦苦生養兒子一場,到頭來白白成了別人家的。

一個“京漂男”的兩次戀愛史:北京女孩,想說愛你不容易(一)

女朋友吃完飯之後的第二天就去外地出差了。她出差的那段時間我天天都在想我爸臨走前說的那句話,我就是個平常人,做不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業,但我顧家重親情,我不想委曲求全勉強成了這門親事,然後讓父母一輩子跟著我矮人一頭。

女朋友回來後我一直沒跟她主動聯繫,她肯定一直等著我主動示弱示好甚至賠禮道歉,然後她說一句既往不咎下不為例,僵持到第十天的時候,她給我發了一條信息:要不咱們就到這裡吧,我想了五分鐘,然後回了兩個字:好的。

“京漂男”第二段戀情待續


我是仇意,歡迎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