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禮拜前,百度公關部的同事幫我安排了一次去位於廣州黃埔Apollo Park的參觀之行。趁著週末,把這次的參觀之行跟大家分享下。
整個Apollo Park,顧名思義,都是Apollo項目相關的,所以園區裡面也大都是隸屬於百度IDG事業群(智能駕駛)的相關業務。 

01

Apollo Park看點一:阿波龍試乘

剛進Apollo Park,百度的同事Wendy就帶我乘坐了在園區裡面測試的阿波龍小巴。不過這個測試路徑過於簡單了,只是在不大的院子裡繞了一圈,所以我實在也沒坐出來太多想法。之後我會找個時間去生物島上試乘一下開放道路上的阿波龍可能會更有感覺。這裡提一下,阿波龍小巴是沒有方向盤的。但因為法律法規的要求,阿波龍中巴是有方向盤的。

(阿波龍小巴)

(阿波龍中巴,根據法律法規要求,要有方向盤等配置)

02

Apollo Park看點二:展示區

進入大樓的第一站就是展示區。展示區展示了百度目前對外合作的一些項目。
01

輔助駕駛解決方案供應商-ANP和AVP的上車情況

說到百度對外合作的項目情況就必須講一講ANP和AVP的上車進展了。目前推出市面的只有AVP裡面的H-AVP功能,ANP還沒有推出。  威馬、長城、廣汽埃安和比亞迪都有和百度就AVP功能合作量產的新聞稿出來。那麼合作到目前為止,進展如何呢?
  • 比亞迪AVP上車量產目前只是停留在新聞稿中。
  • 廣汽埃安AION V Plus已經上車量產了百度的AVP。不過,AION V Plus這樣的SUV並不是廣汽埃安的銷量擔當。根據廣汽埃安新聞稿的口徑,之後在AION LX、AION V、AION Y和AION S上也都會量產AVP。提一點,百度的Robotaxi第六代RT6會和廣汽埃安合作,前裝量產的第六代Apollo Moon裡有AION LX車型。
  • 長城AVP上車有一些戲劇性。在2021年年中的時候,外界得到的消息是百度的AVP會率先在WEY摩卡上量產,當時WEY 摩卡還是備受市場期待的。但最後搭載AVP的量產車型是哈弗神獸。WEY摩卡的銷量沒起來。截止到8月,哈弗神獸今年的累計銷量36154輛。,而同期Wey摩卡的銷量只有7353輛。AION V Plus的銷量我沒找到。
算上同樣AVP量產的威馬W6的今年累計銷量4854輛, 從輔助駕駛供應商角色看,百度的進擊之路已經正式開始。 
02

智能硬件-度小鏡

這是一款智能後視鏡,內置了汽車版百度地圖,小度助手和行車記錄儀。而且度小鏡能夠和百度網盤聯動,所以一個度小鏡下來, 集導航功能,百度助手、行車記錄儀和部分ADAS功能於一身。

度小鏡ADAS的功能就體現在類似“道路居中保持”上,例如如果汽車沒有居中行駛,被度小鏡的鏡頭識別到的話,會做出語音警示。在度小鏡行駛過程中行車抓拍的視頻影像資料會自動上傳到百度網盤。 

此外,有一些長途卡車司機會被要求裝配類似度小鏡之類的駕駛艙記錄儀,記錄監控卡車司機有沒有危險駕駛的行為。
中高端汽車目前的車機系統都做得不錯,尤其是新勢力幾家。但是低端汽車在智能座艙和駕駛體驗來說,智能化都欠缺。這款硬件產品的市場應該主要是面對非智能汽車或者低端汽車為主。一款度小鏡可以加強汽車的智能化駕駛體驗。
03

智慧交通-ACE

百度拿到了兩期黃埔區合作的智慧交通訂單,這兩期的金額大概在9.5億人民幣。根據Apollo Park的接待同事介紹,在百度和廣州黃埔區的第一期合作中,百度已經為黃埔區的102個路口進行了智慧升級。加上二期項目,百度在黃埔區將總共為近300個路口進行路側升級。 

圖像中就是百度的路側設備。一套下來也在百萬元人民幣以上。路側設備包括:攝像頭、魚眼攝像頭、激光雷達、通信終端RSU(負責信息接收和發送信息)、RSCU(邊緣計算單元)。
攝像頭、激光雷達等硬件都有相關的硬件供應商。據公司公告,高鴻股份和千方科技進入了百度ACE的產業鏈,為百度路側智能升級提供C-V2X通信模組、RSU、OBU產品等硬件。而百度以及其他科技公司接政府智慧交通訂單的核心優勢就在於RSCU這套邊緣計算單元。 
據Apollo Park接待同事介紹,百度目前的RSCU算力達到260TOPS,裡面內嵌了崑崙AI FPGA芯片。
現階段,V2X是智慧道路的願景,但並沒有實現。目前來說,道路升級後路側採集到的信息會接入一些政務平臺或者給到交警指揮中心等政府機構,從上至下對道路交通進行一些交通指示。
目前可以實現的功能包括綠波和紅綠燈倒計時等。更加革命性的應用還要在車端通信設備普及化之後的V2I(車與基礎設施的通訊)甚至V2V(車與車的通訊)等。屆時,在相應的頻段內,汽車能夠直接接收到來自路側設施的道路交通信息,例如紅綠燈情況、前方路況、綠波通行速度、道路交通播報等。 
目前在國內有V2X功能量產的車型只有福特的幾款新車型。不具備V2X功能的汽車要實現V2I通信則需要自行安裝簽署了相關路側通信協議的OBU(車載通信終端)。
04

Apollo D-Kit

這是一個幫助自動駕駛開發者的教程,降低學習門檻。主要面對的學生群體是職業高中、技校等學生。

03

Apollo Park看點三:5G雲代駕

這次參觀Apollo Parkr讓我第一次直觀地看到5G雲代駕。
我之前對於雲代駕這個概念不以為然,原因是很多事故發生都在電光火石之間,5G雲代駕根本來不及。但是現在看來,是我對5G雲代駕的場景設想不對。5G雲代駕並不是來預防無人駕駛事故的,而是在一些極端場景(例如汽車趴窩,或者在前方交通事故下汽車需要越過雙黃線掉頭等違反交規的權益之計)之下由人來代替汽車做決定。所以如果把5G雲代駕改名字叫“無人駕駛緊急求助”,可能會更貼切一些。  


04

Apollo Park看點四:全景實時交通展示大廳

01

城市掃描儀

Apollo Park大樓裡有一個類似交通指揮大廳的地方,大廳中央有巨幕展示黃埔區的交通情況,包括有哪些車輛違章,路口有哪個紅綠燈需要維修,這些都會體現在這個巨幕上,實時監控。因為涉及到數據隱私,所以這一塊兒是不讓參觀者拍照的。我在網上找了個網圖,類似就是這樣的一個屏幕實時監控黃埔區覆蓋區域內的交通情況。

(以上是網圖,圖侵刪)
據百度員工介紹,整塊屏幕又叫百度的城市掃描儀。以百度的巡檢車、Robotaxi和路側設備作為感應端,在高精地圖、百度雲和算法支持下,實時監測交通事件。被檢測的交通事件包括但不限於車輛違章、市政市容等。

(巡檢車)

02

百度AI智能信控系統

我家鄉(二線城市)的濱江大道在幾年前就有了綠波帶。綠波帶顧名思義,就是在指定路段,當汽車按照規定好的車速行駛時,車流每到一個路口都會遇上綠燈。這項技術確實是從2015年就在一定範圍內普及了(主要是城市的新區)。綠波帶是百度AI智能信控系統的一個應用場景。 

03

有呼必應

這是騰訊和政府一起搭建的一網統管的數字政務平臺,裡面的數據也接入到一些政府職能部門,比如交警指揮中心。百度在黃埔區的城市掃描儀的信息也接入到了有呼必應平臺。 

05

Apollo Park看點五:汽車標定大廳

參觀完了百度城市掃描儀,百度同事又帶著我轉到了二樓的辦公區域。目測這是個有著一兩百號人工位的辦公區域吧。工作人員中的一大塊是交付人員。本次參觀的最後一站,百度同事帶我去了一個挺有趣的房間,如下圖:
隔一段時間汽車就會進這個房間來標定一下設定,主要是進行攝像頭的設定。 

06

結語

01

車路協同OR單車智能?

整個Apollo Park展示的內容突出了一個重點:車路協同。 

車路協同和單車智能是兩個並不互相排斥的路線。車路協同是百度在和其他Robotaxi獨角獸競爭的一個優勢,因為文遠知行和小馬智行等獨角獸沒有技術積累和政府關係來做車路協同。
我之前非常不看好車路協同。原因是,我不認為車路協同是最終解決無人駕駛極端場景的解決方案。無人駕駛的極端場景都是在一些路況很差或者路況過於複雜的地方,比如一些城中村。城市路側系統能夠覆蓋到的寬闊大馬路的場景本來也不是無人駕駛的極端場景。同樣是試乘,在生物島寬闊的大馬路上的無人駕駛和廣州彎彎扭扭人來人往的城中村進行的無人駕駛相比,兩者的說服力不是一個等級的。
此外,如果拿進度條來打比方,單車智能的進度條已經到了80-90%的程度,目前單車智能下的無人駕駛不能普及是因為一些極端場景以及法律法規的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但是車路協同的話,進度條可能只到了10-20%。
目前其實智慧交通沒有達到V2I的級別,更多是一個I2G(基礎設施到政府部門的通信)和I2B(基礎設施到授權的企業級應用)。道路採集到的信息並沒有直接給到車輛,而是給到政府部門或者一些數據平臺和應用。即使車端普及了V2X通信,V2I大面積實現,屆時又需要解決路側的信息如何與無人駕駛汽車的決策機制融合的問題。所以這個時候提車路協同,會讓人覺得把路繞遠了。
寫這篇文章之前,我把李彥宏去年底出的書《智能交通》看了一遍。疊加這次的參觀,我認為如果改變敘事方式,少提車路協同(畢竟車路協同還在非常早期),而把“智慧交通”單拿出來說,外界會更加認可
用率先推出車端V2X的福特公司的話來說,V2X是一條難走但正確的路。智慧交通確實在5G通信普及的條件下,提高了交通效率,也為智慧駕駛下半場打下了基建的基礎。有了這些基礎設施之後,V2I和V2X才能有想象空間。
02

阿波羅商業化落地進度條

無人駕駛能不能成功,一個前提條件是技術要達標。另一個前提條件就是商業化能順利落地,換句話說就是能有營業收入甚至能夠盈利。百度在商業化推進的速度這兩年明顯加速了:從去年11月在北京首鋼園區的第一單運營收費,到現在已經在數個城市推廣商業化運營。 

此外,按照百度的說法,第六代Robotaxi Apollo Moon的量產成本只需要25萬人民幣。雖然我不太確定這個量產成本是在多少產量的情況下能達到,但是第六代Apollo Moon相比於一年前的第五代Apollo Moon已經降本幾乎一半,百度在無人駕駛車隊商業化運營方面的降本速度是驚人的。
那李彥宏對於阿波羅商業化的進度有什麼樣的期待呢?根據Q2的百度Earnings Call,百度內部估計對於自動駕駛和DuerOS的銷售能達到103億人民幣。這話有點模糊,沒說在哪一年達到這個銷售數字。有關小度車載、ANP/AVP、Carlife裝車等業務,百度是如何收費的?我問了百度同事這個問題,但是沒有得到答案。 
03

產品的部門歸屬和資源協調:

百度目前主要的事業群就是MEG移動生態事業群、AIG人工智能事業群、IDG智能駕駛事業群,以及負責DuerOS等智能硬件的智能生活事業群(SLG)。但這裡面事業群之間的配合協調以及資源分配也是件有意思的事情。

IDG智能駕駛事業群在經過幾次調整之後,幾乎所有與汽車相關的業務都調整到了IDG旗下。比如度小鏡,按照智能硬件屬性來看的話其實應該歸屬在SLG。但是度小鏡又是用在汽車上的,所以是IDG事業群負責。百度地圖今年五月從AIG人工智能事業群劃分出來給到IDG。
經過調整之後的業務線更加清晰一些,但是自動駕駛和AI、雲甚至智能硬件(車機交互)仍有不少重合的地方。比如說,智能交通ACE屬於IDG事業群,但是智能交通ACE貢獻的營收又大部分都算成是百度AI雲的雲收入。 而且ACE佔百度AI雲收入佔比應該不小。2022年Q2 ACE的收入增速達到了40%,超過了AI雲的整體收入增速。 
凡此種種,讓人不禁有種印象:百度太大了,各條業務線之間的協作可能會增加業務推進的難度。 不同的事業群貢獻收入的簿記方式也有可能會影響百度的內部考核和員工的積極性。 給人的感覺,在百度,技術好像和商業分得很開,又好像被揉合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