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支持特朗普而心甘情願“戰死”的人,現在終於在美國出現了!

在特朗普被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抄家”的第三天,他的一名男性白人支持者提槍突襲了FBI辦公樓,最終被擊斃!


特朗普支持者打響了第一槍,兩黨激烈對立的美國,何去何從?

根據媒體報道,這名叫做裡奇·謝弗的42歲白人男子是特朗普的一名“鐵粉”。在FBI“抄”了特朗普的海湖莊園之後,他憤憤不平,兩次在網絡上宣稱要實施報復,殺死FBI人員。

雖然這幾天特朗普的支持者沒少在網上瞎嚷嚷,比謝弗的言論更勁爆、出格的比比皆是,但卻沒有人像謝弗一樣是如此的“硬核狠人”。他說到做到,立即付諸行動,真的提槍跑去為特朗普“伸張正義”!

當地時間8月11日早上9點一刻,謝弗孤身一人,戴著墨鏡,穿著灰色襯衫,襯衫下還穿著防彈衣,進入了FBI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辦公室大樓。他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想要通過安檢區域。

安檢儀器顯示,謝弗身上藏匿有槍支,門口的武裝保安立即撲向謝弗。謝弗反應很快,當即拔出了一把工地上用的射釘槍,向對方“開槍”。

隨後,謝弗抄起身上藏匿的AR-15步槍,與對面開始交火互射。他知道自己徹底暴露了,今天的計劃肯定是失敗了,所以立刻朝著身後的門口方向後退,出門後拔腿奔向自己的那輛福特牌汽車。

FBI當然不會放過謝弗,全樓警鈴聲大作,披掛整齊、武裝到牙齒的FBI探員們傾巢而出,聯繫了當地警方一同驅車追擊謝弗,最終將謝弗堵在了17號州際公路上。在追捕過程中,謝弗向美國警察及FBI開槍。

執法人員封鎖了71號、73號和380號等多條州際公路。在前有堵截,後有追兵,天上盤旋著警用直升機的情況下,謝弗被迫駛離了州際公路,車輛拋錨在了一處鄉村道路旁。

謝弗將車輛當成掩體與對方對峙、交火,他的汽車被打成了馬蜂窩,謝弗的大腿中彈受傷。

經過數小時的對峙和談判,謝弗拒不投降,到了下午3點40分左右,當謝弗再次舉槍瞄準對面的執法人員時,被一槍擊殺!

特朗普支持者打響了第一槍,兩黨激烈對立的美國,何去何從?

謝弗最終被執法人員擊斃

這一出現實版的“速度與激情”高速追逐、拔槍互射大戲,以42歲的特朗普鐵桿粉絲謝弗,被美國FBI和警察聯手擊斃而告終。直到下午5點,被封鎖的公路才陸續開放,當地警方宣佈執法行動結束,前後長達7個多小時。

這則消息如同特朗普老巢被FBI“抄家”一樣,當即以突發新聞、緊急報道的方式迅速傳遍了全美大地,謝弗與執法人員對峙和被擊斃的畫面,在電視上滾動播出。

美媒隨即發現,謝弗在特朗普創立的社交媒體平臺“真相”上面,還直播了他這次對FBI辦公大樓的突襲行動。

謝弗在9點15分,試圖闖入FBI大樓失敗後,於9點半左右在“真相”上寫道:“嗯,我以為我有辦法穿過防彈玻璃,但我失敗了。”

“我確實正在對FBI發起進攻,如果你們收不到我的消息,那就意味著我被FBI帶走了,或者是被警察……”。

這是謝弗對外發送的最後一條消息,他也許沒有想到FBI根本就沒準備留下活口,他並沒有被執法人員帶走,他的生命定格在了這一天。

時間往前回撥,在特朗普被抄家後,他的粉絲震怒了,不斷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極端言論,宣稱美國不會再有選舉了,因為內戰即將來臨!

擁有180萬粉絲量的一名特朗普支持者,甚至號召:“FBI已經向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宣戰!你準備好了嗎?”

基本上全體特朗普支持者都認為,拜登利用手中的國家機器FBI機構,對特朗普進行所謂的搜查,實則是要炮製和偽造特朗普違法的證據,斷絕特朗普未來的競選之路,使他失去參選資格。

而對特朗普並不感冒的其餘美國民眾也認為,作為現任美國總統的拜登,揪著已經離任的前總統特朗普不放,進行一次又一次的清算和打壓,這是美國建國以來史無前例的事情。

特朗普縱有千般不是,隨著他的離任也應該到此為止了,他現在的身份是受到美國法律保護的前總統,拜登應該按照美國政壇的慣例,放特朗普一馬!

特朗普支持者打響了第一槍,兩黨激烈對立的美國,何去何從?

特朗普該如何表態?

特朗普支持者的情緒早就已經被搞得非常暴怒了,而謝弗為支持特朗普的事業“戰死”之後,全美國都在急切地等待著特朗普的回應表態,但截止本文發稿為止,特朗普還在保持著沉默。

特朗普剛剛接受了紐約州總檢察長辦公室的取證調查,但在取證中,全程保持沉默。但對於謝弗之死,他根本無法將沉默貫徹到底。

在一年半前的“國會山事件”時,特朗普沒有對那些硬闖入國會的支持者當即表態支持,結果這些人事後全部被抓、被判,一個都沒落下好下場,他當時的軟弱與遲疑,也使得自己丟掉了總統寶位。

拜登現在對特朗普的清算,就是打著追究特朗普在國會山事件中煽動責任的旗號,特朗普現在無力反抗,家也被抄了,任其宰割。他也許悔青了腸子,當時真應該硬氣一把!

現在的特朗普,如果還不對謝弗表示感激與悼念,還在認慫,那麼他的粉絲必定會徹底失望並拋棄他,畢竟謝弗是為特朗普討公道而“捐”了一條命。特朗普及其家族的政治生命也就提前結束了,他也再無任何本錢與拜登對抗,只能乖乖地認輸,進監獄伏法。

然而如果特朗普振臂一呼,強烈譴責FBI對他個人的迫害乃至擊斃了謝弗,那麼特朗普的支持者們等待的就是這一激動人心的時刻,必定會像打了雞血一樣,要為謝弗報仇,要為特朗普尋求公道,要當下一個“謝弗”,那麼美國內戰,就很有可能會立即爆發!

所以,美國國內激盪的兩黨對立局勢,隨著拜登不講武德地對特朗普的清算,開始朝著最為危險的深淵滑去,這已經不會再是佩洛西口中輕描淡寫的“靚麗風景線”了,而是即將成為殺戮的戰場!

擁有3億槍支的美國社會,就是一個隨時都可能會被引爆的槍械庫,謝弗已經打響了辛辛那提的第一槍,他的死亡,將會把美國引向何方?

這會是美國第二次內戰爆發的開端和信號嗎?特朗普是否有膽子與拜登徹底翻臉?全美國、全世界都在密切關注,特朗普早晚都必須開口表態的,那時候也許就是美國大亂的開始!

美國兩黨矛盾如同南北戰爭一般被徹底引爆,美國再次爆發內戰的這一天,也許很快,很快就來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