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克洛澤?

客觀地說,世界盃總射手榜前幾名的射手,克洛澤的歷史地位是最低的。大羅和蓋德穆勒都是足球史上數一數二的巨星,超級射手,同時也都是歐洲金球獎獲得者。但是克洛澤離開世界盃,其他方面的榮譽並不亮眼。可以說,他就是為世界盃而生的。

而克洛澤能超越那些大神,雄踞世界盃歷史射手王的寶座,除了自身實力之外,自然有其他方面的因素。

克洛澤為何能成為世界盃第一射手——機會利用率是最關鍵因素

首先,克洛澤的狀態保持得很好,他參加了四次世界盃,每屆世界盃都有斬獲。雖然他沒有取得過大羅單屆世界盃進8球的成績,但貴在持續性,數據一點一點地積累,四屆世界盃下來,也是很可觀的。

另外,更關鍵的是,克洛澤對於機會的利用率,是最高的。這裡的機會,並非指某場比賽的射門機會,而是指參加世界盃的機會。

我們可以對比一下。大羅也參加了四次世界盃,但有輸出的世界盃,只有三屆。94年世界盃,18歲的大羅雖然隨隊出征,但沒有獲得任何出場機會。從刷進球的角度來說,這屆世界盃大羅就完全浪費了,利用率為零。當然,這不能怪他,而要怪佩雷拉太保守。

克洛澤為何能成為世界盃第一射手——機會利用率是最關鍵因素

因此,同樣參加了四次世界盃,克洛澤把握住了每一次機會,而大羅只把握住了三次。試想,如果94年世界盃大羅也能獲得出場機會,並取得進球,那麼克洛澤未必能超越他。

蓋德穆勒和方丹的機會利用率就更低了。首先,兩人都只參加了兩屆世界盃,即便如此,兩人也沒有完全把握住兩次機會。

拿蓋德穆勒來說,1970年世界盃他拿出了開掛的表現,打進10球。這也為他後面積累進球數據打下了良好的基礎。但是1974年世界盃,穆勒的火力反而減弱了,7場比賽只打進4球。這樣,他的進球數據,就停留在14個。

當然,14個已經很多了,但考慮到他1970年世界盃一下子就進了10個,而1974年世界盃德國還拿了冠軍,如此好的機會,他的數據反而下降了。換句話說,有單屆世界盃10球的成績打底,穆勒的上限不止14個球。

克洛澤為何能成為世界盃第一射手——機會利用率是最關鍵因素

方丹同樣如此。19858年世界盃方丹拿出了逆天的數據,打進13球,這至今仍是單屆世界盃進球的紀錄。但問題是,方丹還參加了1954年世界盃,在那個進球如草芥的黑白時代,方丹居然也能交出零進球的答卷,確實讓人惋惜。試想,1954年世界盃方丹哪怕進4個球,那麼如今他就是世界盃射手王了。

不管是方丹,穆勒還是大羅,都不同程度地浪費了自己的機會。換句話說,他們本有希望把自己的數據繼續提升的。反而是克洛澤,沒有單屆世界盃的逆天數據,但是,勝在細水長流,一屆進上幾個,積少成多,成就了世界盃歷史射手王。其實這也是克洛澤風格的真實寫照——球風低調樸實,但高效,實用,而且一直保持著不錯的狀態。從02年到06年,再到10年,14年,克洛澤沒有浪費任何一次參加世界盃的機會,每屆都有輸出。即便是14年世界盃,克洛澤已經不是主力,依然能利用有限的出場時間打進兩球。這就是克洛澤能夠名列榜首的奧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