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後期,吏治腐敗,政局動盪,上層統治者麻木不仁,奢侈無度,他們不僅搜刮著民脂民膏來維護自己的享樂,使國家的社會秩序更加的混亂。

柏葰就是咸豐時期的一個昏官,他做官期間沒有任何作為,只知道吃喝玩樂,卻屢次升遷成為了一品大員,甚至在犯下大罪,面臨死亡的時候,還雲淡風輕的對兒子說:“你回去打包行李吧,我肯定不會死的。”

一品大員柏葰

古人常說“學而優則仕”,科舉制度的創立使得寒門子弟有了進入統治集團內部的機會,中國古代的讀書人,寒窗苦讀十年期望的就是一朝科舉及第,官服加身,在政治上創下自己的一番作為。

柏葰是清朝後期的一個學子,雖然是滿族人,但他確實是真真正正地憑藉自己的實力考取功名的,他熟讀四書五經,具備真實的學問,在道光6年考中的進士,從此步入仕途,仕途走得一帆風順,也算是讀書人中的一個成功者了。

可惜他遇上了一個不幸的時代,清朝後期統治集團腐朽無能,各級官僚也只知道搜刮民脂民膏,並沒有多少人真真正正地為國家所考慮,柏葰身處於這樣一個時代,選擇了與其他人同流合汙,他雖然滿腹才華,卻沒有報國的心,一心一意只想著往上爬,坐享榮華富貴。

咸豐6年,在政壇上摸爬滾打多年的柏葰已經成為了軍機大臣兼戶部尚書,權傾一時。咸豐8年,他更是從一品升為正一品,成為了文淵閣大學士,在朝裡朝外都是十分有影響力的官員。

這一年,柏葰以文淵閣大學士的身份去掌管順天府鄉試,成為了那一屆科舉考試的主考官,掌握著無數文人士子的命運,科舉考試有關一個國家的官僚儲備和人才選拔是十分重要的。

在中國古代,科舉考試考中的士子都是主考官名義上的學生,換句話說,擔任主考官可以給自己積累不少的政治資源。

柏葰興沖沖地前往順天府,他沒有想到他的政治生涯和生命都將因這一次的科舉考試而葬送,雖然這一切是他咎由自取。

科場舞弊案

咸豐8年,順天鄉試,滿族人平齡高中第7名,此事乍看之下好像沒有什麼問題,可問題就在於平齡就是一個整日只知吃喝玩樂的紈絝子弟,在考試的前一天還留戀於青樓瓦肆,甚至自己登臺唱戲。

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在順天鄉試之後,考中了第7名,其他的學子自然坐不住了,他們懷疑這次考試的公平性,學子們聯名上書監察御史,監察御史得知此事之後立馬上奏皇帝。

自古科場舞弊案就是大罪,咸豐皇帝得知此事之後大怒,下令成立調查組,調查組怡親王載垣為首,還有鄭親王端華,吏部尚書全慶,兵部尚書陳孚恩,這都是咸豐皇帝十分倚重的大臣,尤其是這次調查查組的組長載垣,他是出了名的鐵帽子王,咸豐皇帝對他十分信任,調查組成立之後,迅速行動,徹查此次鄉試的全部卷子。

徹查的結果讓人感到害怕,50多位已經錄取的舉人卷子寫得一塌糊塗,而那個高中進士第7名的紈絝子弟平齡的卷子更是荒唐——800多字的文章中竟然有300多個錯別字。

咸豐皇帝一氣之下,將作為主考官的柏葰,以及所有牽扯此案的官員全部革職查辦,有些官銜低的甚至直接被定了死罪。

柏葰身為兩朝重臣,咸豐皇帝自然無法輕而易舉地將此人處死,於是將他關在牢獄中半年多。

對於該如何處置柏爵,朝裡朝外爭論不休,咸豐皇帝自己也犯了難,一個兩朝老臣,而且經過調查只接受了別人16兩銀子,直接判他死罪似乎真的有失妥當,於是咸豐皇帝召見了他,對他說道:“你確實有瀆職之罪,先把你關進大理寺大牢,但你罪不至死,朕不會殺你。”

殺雞儆猴,人頭落地

柏葰聽了皇帝的承諾之後,立馬安心了,到了刑場之上,他不慌不忙地對臺下的兒子說道:“不要著急,我的身份在這兒,皇帝肯定會改變主意的,最多也就是個流放,你現在快回家幫我收拾行李,我就當出個遠門散散心了”

只是他沒有想到,他話剛說完,劊子手就一刀斬下,此後客場舞弊的風氣有了改善,咸豐皇帝顯然是想借此機會殺雞儆猴。

柏葰是一個出了名的昏官,他深諳明哲保身之道,不管在哪個職位上都是不怎麼喜歡管事,這次的科舉舞弊案其實與他的關係不大。

有一個叫做羅鴻繹的考生為了能考中舉人向兵部侍郎李鶴通疏通關係,李鶴通請求同考官浦安的關照,浦安又與柏葰的門丁勒祥打了招呼。事成之後,浦安送了柏葰白銀16兩,李鶴通則向這位考生索要銀子500兩,其中300兩轉交浦安。

《清史稿》稱呼柏葰“素持正”、“勤慎無咎”,只是貪汙了十六兩銀子,原本也罪不至死,更何況他還是兩朝老臣,大不了就是降職查辦,可是卻被判了斬立決。

小結:

柏葰在人生巔峰上沒有呆多久,就樂極生悲遭受了牢獄之災,原本他也罪不至死,只是處在風口浪尖之上,成為了咸豐皇帝殺雞儆猴的一個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