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這不僅是模件,更是藝術品!”當國外焊接專家看到曾正超焊接的模件時,讚美之情溢於言表。那模件的裡層毫無瑕疵,X射線探傷百分之百通過。

曾正超,第四十三屆世界技能大賽焊接項目冠軍,中國十九冶集團最年輕的首席技師。在各個焊接施工現場,他用一雙巧手讓焊接模塊嚴絲合縫,用嫻熟的技藝讓焊接組件成為藝術品,讓技能之光在焊花中閃耀。

技能改變命運

1995年12月,曾正超出生在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縣一個山區貧困家庭。初中畢業後,他聽從父親的建議,跟隨表哥出門去學手藝。

當他來到中國十九冶集團攀枝花技師學院校門口時,曾正超在學校宣傳欄看見一個熟悉的名字:周樹春。

早在初中時,他就經常聽到表哥提起周樹春的名字。表哥是十九冶集團的焊接工人,曾在周樹春的指導下參加過第四十一屆世界技能大賽焊接項目全國選拔賽,提起這位焊接大師,表哥眼神裡滿是敬佩。

“要成為周老師那樣的人!”曾正超毅然選擇了焊接專業。

然而,學習的過程並非一帆風順。作為初學者,曾正超常常會被弧光打傷眼睛,一到晚上,眼睛就像進了沙子一樣,不斷流眼淚。

剛開始,班上有40多名同學,上了一天實操課,第二天班上就只剩下了一半學生。

曾正超的字典裡沒有“逃兵”二字,他捲起衣袖,手臂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燙疤。仰焊時,人蹲在鋼板下面,2000攝氏度的鐵水從上往下掉,常常穿透防護服直接燙傷皮膚。“這種時候,再痛也要忍住,手一抖,就可能產生氣泡,影響焊接質量。”曾正超說。

焊光灼傷的疤痕,是成長必付的代價。就這樣,手工焊條電弧焊、手工烏極氬弧焊、實心焊絲氣保護焊、藥芯焊絲氣保護焊……經過兩年的磨練,無論哪一種焊接工藝,他手裡笨重的焊槍都能靈活地在鋼板間遊走,焊縫像魚脊般均勻平滑。

實現“零”的突破

2014年,成績優異的曾正超經過層層選拔,成功入選第四十三屆世界技能大賽國家隊,代表中國隊向焊接項目的金牌發起衝擊。

然而,曾正超的開局並不順利。

一進賽場,他發現氣保護焊槍接口與國內接口不同、焊機電流偏大、焊材黏稠度較高。“焊接,其實就是火焰刺繡,焊接者需要對溫度、電流和技巧準確把握,設備不順手,是個大麻煩。”曾正超說。

果不其然,第一天的比賽,曾正超原本最有把握得分的探傷檢測只拿到了3個B級,丟了6分。

然而,曾正超沒有慌亂,依舊有條不紊、從容淡定。第二天,是整個比賽最關鍵的一環——壓力容器焊接,分值高達36分。

這一次,曾正超頂住了壓力。壓力容器的焊縫共需要焊接6層,曾正超對每一層的寬度、收縮餘量和溫度都做到準確把握。打底的最裡層,他憑藉肌肉記憶實現高水平盲焊,最外的蓋面層,他也對焊縫的寬窄和高低水平精雕細琢,保證完美的外觀。

完美通過70公斤水壓的滲透測試,曾正超拿到了全場最高分,排名大幅提升。此後兩天,曾正超狀態越來越好,數據把握精確,手法遊刃有餘,操作感覺穩定。

終於, 2015年8月16日,巴西聖保羅,伴隨著掌聲和歡呼聲,曾正超站上了冠軍領獎臺。這一刻,中國隊終於實現了世界技能大賽金牌“零”的突破。這一年,曾正超只有20歲。

企業的突擊手

代表中國隊實現世界技能大賽金牌“零”的突破後,一系列榮譽也接踵而來,第二十屆“中國青年五四獎章”、四川省勞動模範、全國技術能手……

榮譽面前,曾正超依舊沉穩,紮根一線,成為十九冶集團焊接突擊隊的一員,哪裡有焊接難題,他就奔赴哪裡。

以中國妥樂東盟十國產能峰會會議中心鋼結構焊接項目為例,搶工期間正趕上當地極端天氣,雨水不斷,施工現場連走路都打滑,再加上交叉作業的影響,只能在晚上搞突擊,在高空實施精度要求高的二氧化碳氣體保護焊。

看著超繁重的焊接任務,曾正超沒有多說什麼,拿起焊槍就衝上了危險最大、難度最高的施工部位。不遺餘力地爭分奪秒,曾正超帶領著十九冶的精英焊匠們,僅用14天就完成了需要幾個月的施工任務,解了業主的燃眉之急。

不僅如此,曾正超還當起了攀枝花技師學院的老師,成為周樹春的助教。只要沒任務,他就住在學生寢室,每天進行11個小時甚至更長的焊接訓練,不斷向學生進行演示、講解。

曾正超說:“希望有更多青年人能體會到技能成才帶給技術工人的價值感,為企業貢獻青春與才智。我也將繼續努力,精益求精,培養和影響更多的高級技術工人,將‘中國製造’的品牌推向全世界!”《 人民日報 》( 2022年07月08日 07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