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枝葉生長的呼吸

聽,花蕾綻放的聲音

聽,詩歌與花草相遇的聲音

花之聲

聆聽自然感動心靈的聲音

收聽請點擊↓↓↓

《詩經•小雅•頍弁》節選

——先秦·佚名

有頍者弁,實維伊何?

爾酒既旨,爾餚既嘉。

豈伊異人?兄弟匪他。

蔦與女蘿,施於松柏。

未見君子,憂心奕奕;

既見君子,庶幾說懌。

蔦蘿學名蔦蘿松,又名五角星花、羽葉蔦蘿、錦屏封、金絲線等,是旋花科一年生纏繞草本植物。葉子是單葉互生,羽狀,細長如絲,長長的花梗上長著鮮紅色小花,花期7—10月。蔦蘿花清晨開花,太陽落山後,花瓣便向裡捲起,成苞狀。

蔦蘿細長光滑的蔓生莖看似柔弱,卻有極強的攀援能力,長可達4—5m,是庭院花架、花籬的優良植物。它的葉子纖細秀麗,花形雖小,花冠卻深紅鮮豔,星星點點散佈在綠葉叢中,就像一顆顆閃閃的五角紅星,活潑動人。盛夏初秋,蔦蘿的綠葉不知不覺中爬滿架子,翠羽層層像孔雀的羽毛,嬌嫩輕盈,如籠綠煙,如披碧紗,隨風拂動,倩影翩翩。

蔦蘿之名,出於《詩經》,但卻不是詩經時代就有的花。以這兩個字為一個攀援纏繞的外來植物命名,顯然是大家手筆。但這種植物何時傳入中國,這位取名的大家又是哪位,卻是無從考證了。因此,唐詩宋詞中很多作品提到蔦、蘿,但裡面的蔦、蘿是不是我們今天所說的蔦蘿卻不易說清了。比如唐代詩人薛逢的“林巒當戶蔦蘿暗,桑柘繞村姜芋肥”;宋代陳亮的“縱茯苓下結,蔦蘿高際,怎堪攀附”;還有宋代程公許的“我願同蔦蘿,得與長松附”。

在現代作家的作品中,寫到蔦蘿的先要說郁達夫。他1923年出版的個人第二部小說集名為《蔦蘿集》,其中選入他的小說《蔦蘿行》。現代詩人舒婷的詩歌和散文多次出現蔦蘿的身影,她曾寫道:“蔦蘿,其名婉約旖旎,讓人含在嘴裡怕化了,又捨不得輕輕吐出。北方漢子問我什麼是蔦蘿時,雙唇也不覺做小女兒狀。蔦蘿是南方嬌寵溺愛的小公主,吮汲著月色長大。它那細裂的羽葉,鳥翎一樣旋轉著小舞步,一次比一次接近星空”。

《秋 思》

舒婷

秋,在樹葉上日夜兼程

鐘點過了

立刻陳舊了

黃黃地飄下

我們被挾持著向前飛奔

既無從呼救

又不肯放棄掙扎

只聽見內心

紛紛 擾擾

全是憤怒的蜂群

圍困

一株花期已過的山楂樹

身後的小路也寒了也弱了

明知拾不回什麼

目光仍習慣在那裡蜿蜒

開蔦蘿小花

你所脫落的根

劇痛地往身上爬

手觸的每一分鐘

在那隻巨掌

未觸摸你之前

你想吧

你還是不能回家

從這邊走

從那邊走

最終我們都會相遇

秋天令我們飽滿

結局便是自行爆裂

像那些熟豆莢

蔦蘿喜光、喜溫暖溼潤環境,不耐寒,要求土壤肥沃。蒴果含有種子4粒,成熟後自落於地,翌年自生。蔦蘿廣佈於全球溫帶和熱帶,在我國很多地方也廣泛栽培。

在西方,它還會出現在新娘的捧花中,因此也被叫作稱為新娘花。蔦蘿松也可入藥,具有清熱消腫功效。

綠色生活 ,美麗家園,《花之聲》園藝知識由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事務協調局提供。1999年昆明世園會之後,時隔二十年,世界最高級別的世園會將再次來到中國!2019北京世園會期待您的關注與參與。

編輯:馬歆璐播音:劉 靜

誦:肖 玉配樂:劉勤力

圖文:李 瑩

編審:劉志軍、李 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