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藍字”關注我們



隨著時代的發展,汽車進入了我們的生活,汽車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不可否認汽車給人們的生活帶來了很多的便利,但同時也使得人們的生活環境遭到了嚴重的破壞,為了保護環境,問世了多種新能源電動汽車。電動汽車無內燃機,汽車工作時產生的廢氣不產生排氣汙染,對環境保護和空氣的潔淨是十分有益的,幾乎是“零汙染”。新能源汽車的問世也帶動了電動汽車充電樁的發展。


目前全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約500萬輛,公共充電樁只有66萬臺,預計2025年全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將達到2300萬輛。2025年要達到車樁比1:1的水平,還需要建設充電樁2150萬臺,缺口巨大。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2015年底,公共充電樁僅有5.7萬臺,截至2021年5月份,這個數字就翻了幾十倍,保有量為88.4萬臺。


今年1-5月,我國的充電樁數量增加了18.9萬臺,截至到5月為止,充電樁總量則是突破了187萬臺,充電站總數更是達到了6.5萬座。


特斯拉中國光儲充一體化充電站近日正式落地上海,國內光儲充商業化進程得到進一步提速,這為充電樁賽道打開了更多想象空間。與此同時,充電樁行業的痛點卻相對明顯:公共充電樁“亂象”頻出、多數運營商仍盈利難、充電樁利用率待提升等。


打價格戰




價格戰是衡量一個行業熱度的風向標。從電商到共享單車、網約車價,再到最近偃旗息鼓的在線教育,凡是坐上風口的行業,無一例外的都要跟價格戰發生點關係。最近半年,充電樁行業也上演了價格戰。


6月8日,國網(山東)電動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發佈一則聲明,怒斥“1 分錢充電、0 服務費”等低價促銷和惡意競爭,嚴重擾亂了山東區域正常充電市場秩序。作為回擊,國網山東宣佈,自6月8日起,全省部分充電站服務費價格調整為0.1元/kwh起。


價格戰的背後,是巨頭們積極的“搶灘登陸”。目前,與充電樁相關的各路巨頭已經聚齊,大致有這幾類:一是主機廠,電動車主流玩家均自建充電網絡;二是房企,恆大、中海等圍繞社區目的地建設充電樁;三是能源企業,特來電、星星充電等;三是互聯網公司,滴滴出行旗下小桔充電、支付寶旗下新電途、能鏈旗下快電等,除了小桔充電自建電樁外,多為第三方聚合充電平臺。

盈利難




數據顯示,截止2021年6月,有11家充電運營企業運營的充電樁數量超過1萬臺,前幾位一次是特來電22.0萬臺、星星充電20.2萬臺、國家電網19.6萬臺、雲快充7.2萬臺、南方電網運營4.1萬臺......當然,這些企業肯定比2018年第一波倒下的企業實力要強,而且面臨的外部市場環境更好,包括電動車保有量、政策支持力度等等。但尷尬的是,導致第一波企業倒下的用戶體驗差、缺乏精細運營、盈利單一等關鍵內因仍未解決。


星星充電董事長邵丹薇2020年曾表示,“星星充電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個持續盈利的充電企業。”事實上,充電樁行業絕大多數企業確實處於虧損狀態,或者在盈虧平衡及格線上掙扎。特來電董事長於德翔公開稱“特來電做充電投資了70億元,前幾年累計虧損12億元,現在剛剛進入經營盈虧平衡期。”2018年至2020年,特來電的虧損分別為1.36億元、1.11億元、7769.6萬元。


充電樁企業的營收來源主要電費、服務費,但成本支出卻包含了電樁建設及場地租金、日常運營人工、營銷和維護費用等多方面。新能源、充電樁,看似高大上,原來跟菜市場賣菜一樣,做的是“一度電幾毛錢”的生意,掙的是辛苦錢。星星充電河南公司曾在鄭州建設一個容納120個充電車位的公共充電站,總投資約800萬元。如此高額的投入,卻只能依靠幾毛幾毛的利潤緩慢回本。

尤為尷尬的是,充電樁建設在提速,充電樁利用率也不高,但車主仍感覺充電難找、充電慢、體驗差。“重建設、輕運營”的弊端仍十分明顯,目前,雖然有部分企業開始嘗試在線下充電場景中增設餐飲、購物、車後服務等功能,以擴展盈利點,培育差異化能力,但真正效果還有待商榷。


當前,“光儲充一體化”持續升溫,多方混戰之下,企業又該如何破局?


以目前的狀態看,現在的充電樁行業仍處於馬拉松長跑的起步階段,第一梯隊中特來電、星星充電正在衝刺上市,第二梯隊因更多資本的湧入,有了追趕第一梯隊的可能在電動車保有量僅僅500萬輛的當下,充電樁的行業格局還遠遠未定。


究竟誰會勝出不知道,但一定是能解決行業弊端,帶領行業走上正軌的那些企業。


--END--

長按二維碼,

關注易企觀察,

一起探知更多精彩。

我知道你

在看